易纲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具体措施、时间表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3 14:13

  编者语: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表示,中国将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下一步金融业开放将遵循以下三个原则:第一,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第二,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改革进程要相互配合,共同推进。第三,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使得我们金融的监管能力要与开放的程度相匹配。敬请阅读。

被访人/易纲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主持人:首先从易纲行长开始,祝贺您有新的工作,现在货币政策紧缩正在进行,如果说中国要缩紧货币政策的话哪些原则需要遵从?

  易纲:货币政策在中国是审慎的,我们没有什么量化宽松或是零利率的政策,现在主要的央行都开始缩紧利率,开始退出扩张,也会进行缩表。我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期待这样变化的发生,且准备好了进行改变。

  关于利率在中国和美国的不同,现在也是处于舒适的期间,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现在是3.7%,美国可能是2.8%左右,这样的利率差异,关于十年期的国债,甚至是短期,如果我们看一下过夜7天的利率,差别也是在舒适的范围内。

  短期而言,我们已经非常长时间的关注货币政策的正常化,我们准备好了也会继续进行审慎的货币政策。

  主持人:之前我说过,中国非常关注货币市场的利率,对于基准利率有什么想法?是否会保持一致?

  易纲: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目前为止,我们的利率自由化是朝着市场主导的方向发展,我们的价格变量现在越来越重要了,目前我们有两条渠道,一个是基准利率,一个是市场利率,比如说公司债、政府债利率,现在的货币市场完全是由市场来决定,借贷和储蓄我们还是有基准利率,对于基准利率我们已经放松空间,也就是说基准利率是作为一个参照,但是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可以就基准利率而言稍微有说上浮或下降,这是由商业银行根据市场的状况来决定实际的存款和借款利率。虽然我们有基准利率作为指导,但是在未来,借款和存款利率也将会主要由市场来决定。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利率会逐渐上升,是吗?

  易纲:最好的方式就是为了逐渐使这两条利率轨道融合,更向市场利率统一,这是我们的改革方向,所以我们要考虑什么是最好的策略,最好的策略在未来就是要让这两条轨道更加审慎,更加遵从一个市场利率的方向。

  主持人:昨天习再次强调了中国的金融领域的开放,是否有一些具体的细节?

  易纲:非常感谢,我借此机会宣布一下金融的开放,习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正在抓紧落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大幅度的放开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下一步,我们金融业的开放将遵循以下三个原则:

  第一,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

  第二,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改革进程要相互配合,共同推进;

  第三,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使得金融的监管能力要以开放的程度相匹配。

  根据习所说的落实开放措施,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精神,以下六点金融领域的开放措施要在未来的几个月就落实:

  第一,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

  第二,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放宽松至51%,三年以后不再设限。

  第三,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政权公司。

  第四,为进一步完善内地和香港两地股市互联互通的机制,从今年5月1日起把互联互通每日的额度扩大4倍,也就是说沪股通和港股通每日的额度从130亿调整为520亿人民币。港股同每日额度从105亿调整为420亿人民币。

  第五,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

  第六,放开保险外资经济公司经营的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以上这六条就是未来几个月就要落实,预计到今年的6月30日这些措施将大部分开始落实。

  到今年年底以前,我们还将退出下列措施,以下几条是今年年底以前就要落实的。

  第一,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济、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

  第二,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

  第三,大幅度的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

  第四,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单独设现,内外资一致。

  第五,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两年代表处的要求。

  此外,我很高兴的宣布,经过中英两国双方共同的努力,目前沪伦通的准备工作进展顺利,在座的证监会的副主席方先生也在做,我们将争取在2018年内开通沪伦通,在此前宣布的一些金融业、服务业的开放措施也都在有序的推进,比如说以前宣布的包括开放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限制,放宽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以及对外资投资征信机构实行国民待遇,这一些以前已经宣布的措施落实正在扎实的推进。

  目前人民银行和各部门都在抓紧修改法律法规、相关程序,将上述的时间点落实实施。为了促进金融业开放的相关工作进展顺利,我们还将做好配套的工作,这里强调一点,在扩大金融开放的时候,一定要加强金融监管。

  有些朋友认为是不是国门打开监管就放松了,千万不要有这种担心,我们开放,实际上监管是加强的。这个开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放宽对外资的准入和业务范围的限制,同时对各类所有制,不管是中资还是外资,不管是什么所有制,我们都要依法合规进行一视同仁的审慎监管,金融是牌照业务,是要有资格的,对金融的牌照,银行、证券、保险和其他服务的牌照是严格管理的,是有准入资格的。所以,对内外资是实行一视同仁,审慎监管的。

  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可以有效的放缓风险,维持金融稳定,提升中国金融业的竞争力,更好的实现全球化和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谢谢!

  主持人:易行长,非常广泛的措施,我觉得肯定有很多人士有很多问题想问您,我觉得中国对于大的外资银行能够来到中国更广泛的工作,还包括一些大的外国证券公司来到中国,跻身于中国内部大的保险公司,这都表示很高兴,很满意这种做法。

  易纲:我们会逐渐的开放,我们欢迎外国的银行、证券和保险公司在中国进行业务的运作和投资,我们会把国内的和外国的公司一视同仁,它们到底谁会表现出更好的竞争力,这是由它们自己决定的,整个市场是开放的,在这个市场上的表现就要看各家公司的治理和能力,我们拭目以待。

  主持人:如果说外国的银行到中国来收购一些中国的银行会高兴吗?会愿意这样做吗?

  易纲:当我们提升了股本上限,其实就已经开放了这种可能性,很多渠道的进一步开放,在每一个领域都会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将会非常清晰的阐释,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资本,运营者,我们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都会进行审慎的监管。同时,市场竞争的渠道是完全开放的。

  主持人:就此问最后一个问题,2-3年的时间是否会预见中国的证券市场将会变得非常不同,比如说它的规模更加大,同时也会有更丰富的证券工具。

  易纲:对于几年之后通过开放的政策,我充满信心,中国的金融市场将会是一个更加有竞争力的市场,能够得到更好的监管。同时,也更好的服务于实体经济。同时有非常公平的、平等的竞争,在这里,中国和外国的金融机构可以在一个平等的经济场上进行博弈。因此,整个服务的能力,包括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不同层级的客户的能力,以及产品的多样化都会更加的好。

  讲到监管和金融安全,我相信这两个方面也会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关于金融安全,有很多外界人士看金融业有一个担忧就是债不断的攀升,中国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在过去的9年中增长了100%,这比美国都要更快一些,是否通过这种方法把债清除掉,还是说您有这种担忧呢?

  易纲:我们确实有整体高的杠杆率、债务率的问题,关于审慎的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的关系,我们会考虑高的杠杆率,是作为我们货币政策的一个背景,所以我们首先会先使债务率稳定下来。

  第二步,债务结构,比如说政府债、公司债、家庭债、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债务结构进行优化,使整体的债务率稳定下来,这是正确的方式,才能进行去杠杆。

  主持人:易行长,能否再跟您提一下,中国和美国的银行或金融体系更加互联的问题,还有就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问题您怎样看待?货币政策是否成为一个工具能够使用,在中美贸易摩擦当中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易纲:首先,我先分享一下我自己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想法,我认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逆差或不平衡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想要说以下几点,

  首先这种不平衡是结构性问题,中国是在产品附加值价值链的末端,所以说,中国的贸易顺差实际上代表了整个东亚对于美国的顺差,因为中国会进口日韩以及台湾生产的产品,然后再卖给美国,在统计数据当中显示出来是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但事实上中国跟日本、韩国和台湾省都有贸易逆差,如果这样看的话,我们需要从多边的角度,而不是从美国单边的角度看贸易不平衡的问题。

  第二,贸易不平衡是宏观经济的问题,如果看国家帐户,一方面是经常帐户向下赤字;另一方面,有三点,一是政府赤字;二是投资;三是私人储蓄。目前的情况,美国对中国有贸易逆差,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看美国政府的预算赤字,它也在增长,预算赤字越高,贸易赤字也就越高。再看投资,有了基础设施投资的项目,美国的经济会更好,投资越高,经常帐户的赤字就会越大。

  第三,刚才说的私人储蓄,目前美国私人储蓄率是有所下降,这也会造成缩减经常帐户赤字的困难,我们需要认识到,经常帐户的赤字是非常艰巨的问题,我们看中美贸易的时候,不仅要看货物贸易,也要看服务贸易。美国在服务贸易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如果看中国跟美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事实上增长的非常快,在过去十年每年增长20%,去年服务贸易中国对美国的逆差超过了380亿美元。随着金融服务业开放和服务的开放,美国将会在未来的服务贸易当中有进一步更大的优势。如果我们把货物贸易跟服务贸易放在一起看,它们实际上是会平衡的。

  这是我的观点,如果美国政府花更少的钱,储蓄率上升,就会缩减赤字。最后,我们需要考虑美国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它们会在中国市场销售很多产品,大量的销售额和利润,但是我们看中美贸易逆差的时候并没有算这一部分,美国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销售,以及它们在中国获取的利润,如果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的话,整个不平衡的状况就会极大的缓解。如果只看中国企业对于美国的产品销售,这是不够的,同时看美国跨国企业在中国的销售,实际上它们的销售额和利润都很大,把这两点都考虑进去的话,这个场景有很大的改变。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我们必须要分析经济形势,认识到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而且有可能是一个长期的问题,我们必须要用理性的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

  主持人:关于货币政策,是否也是跟美国谈判的筹码?因为特朗普总统对中国的货币也是有看法,是否跟美国有冲突?

  易纲:我认为我们的货币政策是关注国内的宏观经济形势,它也是服务于实体经济。中国降低关税不会让自己的货币贬值,我们的货币政策,以及我们的汇率体系运行良好,我们的汇率体系是以一揽子货币为参照,加上管理的浮动汇率,也是基于供求关系,目前是运行良好,央行不会干预长期的汇率。我们有1亿中国人口会出国,对他们的服务也是很好的,他们可以非常方便的享受外汇,我们的汇率体系使得家庭、企业,甚至是在中国营业的外资公司,都给他们提供了贸易合投资的便利,我们的汇率机制是一个市场决定的机制,运行良好,也会继续良好的运行下去。

  (完)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订阅号“人民币交易与研究”2018年4月11日(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篇编辑:牛淑雅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