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一):老徐的绝地反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4 01:13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一):老徐的绝地反击

2018-04-13 21:14来源:市值风云

原标题: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一):老徐的绝地反击

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作者 | 常山

流程编辑 | 小鸥

前情回顾:上集提到调查机关已经开始秘密调查金莲股份被操作的事情。另外一边,由老徐与黄钰龙主导下金莲股份并购高溢价标的的重大重组正在推进中,而在此节骨眼上由于欧阳华的好色导致老徐此前贱卖资产事情暴露,老徐一下子被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一、老徐惊魂

当晚被一顿暴打回过神后,欧阳华意识到自己捅了大篓子,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坏了老徐筹划已久的重组和卖壳大事,后果将非常严重。

这个篓子,他知道自己是盖不过去的。在烧完一包烟后,径直去了老徐家里。

在电话铃声和拍门声轮番助攻下,老徐终于开了门,见欧阳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骂道:“半夜鬼附身啦?”

“老板,出大事了!”欧阳华抹了一把汗说道。

老徐微微睁开睡眼,“工厂着火了?”

“老板,之前沙头那个买卖协议被偷了”,欧阳华心虚,不敢正眼瞧老徐,说完就回身关了门,往里面走去。

老徐自然清楚欧阳华口中的买卖协议的重要性,听罢,血压立马暴升,左手护着脑袋,右手一把抓住欧阳华的手,“快扶我到沙发上。”

欧阳华见状,知道这回怕是要了老徐的半条命,立马战战兢兢扶着老徐到沙发坐定,又把桌上的水杯递给老徐。

老徐喝了口水,脑袋挂在沙发靠背上,用微弱的气息道:“说!到底怎么回事,说不清楚,立马让人埋了你!”

见纸包不住火,欧阳华只得把资料如何被抢告诉了老徐,当然,他并没有说是因为自己欲火焚身才惹出的事来。在他口中,变成了王翠红等人早就知道他车上有那份协议,而他只是出于好心把王翠红送回家,却没想到在半路就被抢了。

老徐不是傻子,自然能分辨欧阳华的话的几分真假,但还要用他,也就没当场拆穿他,让他难堪,只能有心无力地给自己寻找点安慰了:“你没报警吧?”

“没有!”欧阳华应得爽快。

老徐又骂了句,“你还没蠢到家嘛。去,找几个人,蹲点王翠红他们家,看她明天去找谁?如果发现他们手上拿着资料就直接抢过来。”

此时的老徐流氓习性暴露无疑。

欧阳华逃也似得飞窜出老刘的别墅,找人蹲点去了。

二、工会主席彭春林

1

夜谋

话说王翠红等人拿到资料后,知道其中的重要性,也深知欧阳华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轻易放手。

几人怕夜长梦多,当晚就直接去找工会主席彭春林。

彭春林正在打盹,电视里放着抗战神剧。王翠红的老公彭秋生,也就是彭春林的弟弟,兴奋地跟睡眼惺忪的彭春林说:“哥,我们拿到了老徐头贱卖资产的证据啦!”

彭春林一听,一把老骨头也能像子弹一样蹭地从沙发里弹射出来,接过了文件,彭春林是越看越兴奋,越读越来劲,想着这些年的新仇旧恨,终于可以一块报了。

几人守着材料,兴奋商量如何才能把老徐给告倒,你一句我一言的颇有杀之而后快的氛围。最后商定,资料复印上百份,给证监局和交易所都寄去,另外,第二天拿到工厂去发,人手一份。

2

披挂上阵的工会主席

凌晨,送走了弟弟和王翠红等人后,静下来一想,彭春林就有点后悔了,懊悔刚才同意他们举报老徐。

彭春林跟老徐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自从金莲股份上市后,他基本没捞到什么好处,色鬼欧阳华的汽车都换了3辆了。上次本想借裁员风波从宰老徐一笔钱,可最终未能如愿。

这次手上的这些资料,怎么也能让老徐割一大块上好的肥肉出来。

这么盘算着,彭春林计上心来,拨了老徐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老徐刚被欧阳华惊了一身冷汗,正在思考如何度过眼前这一关,电话突然就响了。

“徐总,打扰了,我刚看到几份我们公司的资产转让协议,你应该会感兴趣。”

“什么协议?”老徐强作镇定。

“其中包括沙头那块地的转让协议,你忘了?”彭春林在电话里略带轻蔑的语气。

见对方已经完全知道底牌,老徐再飚出一阵冷汗,问,“老彭,你想要怎样?”

“徐总,跟您这么多年了,我想提前退休,回家养老。”

老徐干咳了两声,知道对方是在敲竹杠,提高音量回了句,“多少钱?直说!”

“300万”,彭春林吐字嘎嘣脆,斩钉截铁。

老徐听完,气得差点又背过气,“你想钱想疯了吧?100块我都不给你!”

说完狠狠地挂了电话。

彭春林见老徐不接招,马上又恢复了刚才的义愤填膺。正义的使命重回心头之后,这位工会主席顿觉一股浩然正气在自己寒酸的房间里激荡,自己又凛然不可犯了。

老彭决定重新披挂上阵,不留任何余地的,不再为金钱所动地,与老徐决斗一番。

老徐挂了电话没多久,就有点后悔刚才草率挂电话,这意味着老徐自己把回旋余地都给堵死了。但想到金莲股份上下平时没人敢跟他讲条件,而彭春林这次狮子大开口老徐就来气。

此时已是凌晨3点,老徐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头脑中飞快地过着谁能帮解决这事,突然一个人名跳了出来,老徐径直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从茶几上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拨号界面跳出来的名字,叫邓小勇。

三、半夜求救

电话响了两声,邓小勇就接了。

在官场混迹多年的邓小勇有个习惯,晚上不关手机,主要是能在第一时间响应“熟人”的要求,为自己积累各种资源——电话一响,黄金万两。

“喂?”

“邓主任,我老徐啊,这边出大事了,需要您帮帮忙”,老徐很恭谨地改掉了往日“邓老弟”的称呼。

“在电话里说?”邓小勇揉了揉还未睁开的双眼。

“这事还真的当面说”,老徐非常谨慎。

邓小勇从床上坐了起来,“很严重?”

“方便的话,我马上让司机去接您!”老徐显得有点急切。

“不用接!告诉我地址,我打车过去”,邓小勇一个大激灵,应得爽快。

他心里非常清楚老徐正在跟黄钰龙谈并购的事情,买卖双方都曾许诺交易达成后给他“感谢费”,在没拿到“感谢费”之前,邓小勇自然会为买卖双方、当然也是为了钱,搞定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分钟都没敢耽误,邓小勇很快就到了老徐的别墅。

邓小勇一进门,老徐就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竹筒倒豆子跟他说了。当然重点是强调和渲染被彭春林敲了竹杠的事情。

弄清楚事情脉络后,邓小勇问:“欧阳华背着你备份了协议内容?”

老徐点了点头,“以前没发现这家伙有这么大胆子,他应该是想留着敲我竹杠的证据,这事如果处理不好,会影响接下来与黄总的合作”。

见老徐如此紧张,知道这事打到了老徐的命门,邓小勇压低了声音,“徐老哥,你们那工会主席应该知道整件事情了,只要花钱能摆平他,应该就没什么问题!气归气,但不能因小失大。你给我交个底,最多能够接受多少?”

老徐知道邓小勇的意思,就是建议他花钱摆平,破财消灾。但是老徐之所以没有爽快地答应彭春林,是因为心里有更深层次的顾虑。

凭着他对人性的了解,老徐对邓小勇说出了自己真正的顾虑:“那帮人都是穷鬼,花钱倒是可以,我担心的是他们今后以此要挟,反复过来要钱。”

邓小勇追着问:“哥,你最多可以接受多少钱?你得给我一个底,我来处理后面的事情。”

老徐想了很久,才咬着牙,“这事能够搞定,并且保证没有任何后遗症的话,200万!”

“老哥,钱得准备现金,得再预备多一些。”

“好!我分两天提给你,拜托了!”

四、庖丁解牛

邓小勇知道老徐底牌后,继续补充问道:“那协议上的签字是你的吗?”。

被邓小勇这么一问,老徐才回过神来,此前因为住院了,资产转让的事情都是委托给欧阳华和赵霞(财务总监),签字也是欧阳华代签的!

老徐似乎觉得阴云密布的天空裂了一条缝,久违的阳光洒满了自己的头顶。

老徐一字一顿,但是嘴角已经逐渐上翘,颇有笑逐颜开之势,“是我委托欧阳华代签的,怎么?”

“有委托书吗?”邓小勇追问。

老徐这才回想起来,在住院期间欧阳华和赵霞让他签了几份委托书,心中顿然发现上当了,笑容瞬间凝固,嘴里大嚷着哎呀哎呀:“我上次住院期间,给欧阳华签了几份委托书。”

“谁作证?”

“公司财务总监赵霞。”

“你有经手拿过钱吗?”

老徐当然知道对方说的“钱”指的是卖资产的回扣,“没有,钱都是财务总监经手的,转到了一家外贸公司,那家公司再帮把钱转到国外。”

“这点必须要确定!”邓小勇目光灼灼,死盯着老徐,继续问,“能让赵霞证明是欧阳华骗你签的委托书吗?或者找到销毁委托书,来个口说无凭。”

听到邓小勇的话,老徐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

这是一招“舍车保帅”,把欧阳华推出去,贱卖资产的事情全部推到他身上,如此,他老徐就可以顺利脱身。

老徐做贼心虚,遇到事后就着急给自己“定罪”,没认真想应对办法。经邓小勇这番提醒,才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虽然情感上有些过不去,但老徐从心底里还是接受了“舍车保帅”这招,同时,也佩服邓小勇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解决方向。

老徐想了一会,说道:“应该能够说服赵霞,她就一市井小民。”

“跟我说说她的性格特征”,邓小勇专业,娴熟,冷静地、残酷地,一步一步为老徐庖丁解牛。

见对方如此有信心,老徐也来了精神——阳光重新普照——把赵霞的性格特征和家庭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两人聊完已是凌晨5点。

邓小勇拍了拍老徐肩膀,道:“老哥,这事放心交给我。回头你给欧阳华打电话稳住他”。

邓小勇要了赵霞和彭春林等人电话号码后就离开了。

老徐紧接着就给欧阳华打了电话,让他暂时不要行动,先回家休息,不用担心。被蒙在鼓里的欧阳华竟然照做,转头又去了洗浴中心潇洒去了。

不得不说,邓小勇和老徐准备实施的这招“舍车保帅”很高:一旦说服赵霞做伪证,证明贱卖资产的事情都是欧阳华个人所为,那么王翠红等人找到的证据就不再是证据,至少不能证明系老徐所为,那么对老徐也就没有了威胁,进而不会影响后续的资产收购和控股权转让。

老徐心里对官油子的邓小勇刮目相看了,心里暗暗翘起大拇哥儿:专业!

五、威逼利诱

1

威逼

为了把戏演真,一出手就把赵霞的心理防线击溃,邓小勇通过个人,偷偷买了几套假警服,因为借不到警车,所以找了标准配车、一辆桑塔纳,挂了一张假“特殊车牌”。

邓小勇又找了政务中心的两个休值的保安配合自己演戏。邓小勇通过电话把赵霞骗下楼后,带到拐角处,随后被从车下来的两个穿警服的人锁上手铐,推上警车。

赵霞虽是上市公司财务总监,见过不少大场面,但被一堆“警察”铐起来押上“警车”是头一次,被带上手铐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给吓瘫了。

警车开到了市郊的一家招待所。两个保安架着赵霞进了一间房间。

一进门,邓小勇狠狠地把文件夹摔在桌上,赵霞立马被吓了一跳,嚎哭了起来。

邓小勇摘下帽子,呵斥道,“说说你犯的事吧?”

赵霞依然嚎得惊天动地,“你们一定是抓错人了,我一个小老百姓能犯什么事?”

“你叫赵霞,金莲股份财务总监,没错吧?”

赵霞点了点头。

“你是要我们说呢,还是你自己说?你自己说算自首,可以从轻处置,要我们说的话,就去拘留所说了。再给你们家发个拘留通知书,到时候小区街坊邻里都知道你犯罪了。你的小孩在学校还能抬起头了吗?今天我们没开警车,没到你家里抓你,就是给你留了很大情面。希望你不要糊涂。”

这就是一场心理战!

邓小勇如同庄家,散户自然就是赵霞。庄家已完全知悉散户底牌和命门。

对战开始即直接击中散户最脆弱的心理防线——股价跌破所有均线支撑后再度拉起,完成血洗,而在这之前散户已经因为心理防线被击溃而交出筹码、离场出局。

2

打压与恐惧

提到小孩,就抓到了赵霞的命门。赵霞立马停了哭声,“我交代就不拘留了吗?”

对方如此问,说明心理防线已基本被击溃,邓小勇板着脸,心里偷乐,“这要看你交代的是否彻底!”

于是,赵霞就把与开户行工作人员合作挪用金莲股份账上为他人办理委托贷款、季度末为其他支行冲存款、违规购买理财产品等事情全说了。

本来打算先威逼,然后再利诱,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邓小勇心中窃喜。

赵霞说完,邓小勇接着敲打,“只有这些?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了。”

“那我提醒你一下,金莲股份控告你和欧阳华贱卖资产,并收受回扣。这可是职务犯罪。欧阳华就关在隔壁,他已经招了,说都是你指使的”,邓小勇指着房间一面墙说。

听完,赵霞立马炸了毛,彻底恢复女人的泼辣,“欧阳华这个杀千刀的死绝户!冤枉啊!他满嘴胡吣!卖资产是我们老板的意思,我还有他亲笔签名的委托书!”

“委托书”,邓小勇等待已久的关键词终于出现了,心里再次窃喜,“委托书?哪来的委托书。”

“就在我的办公室抽屉里,是我们老板徐总亲笔签字的。”

“你说的跟欧阳华说的矛盾,我要再跟他核对下。他手上有委托书吗?复印件还是原件?”

“原件委托书一直放在我这里,复印件应该没有”,赵霞补充道。

如数抖出所知道的全部信息,反应在市场交易中就是认输、认赔。

话音刚落,邓小勇立即走出房间。下楼后直接给老徐打了电话,“委托书在赵霞办公桌抽屉里,马上去找,一分钟都不要耽误!”

老徐立马安排保安队长去搜赵霞的办公桌,果然很快就找到了老徐此前签署的委托书,还附带其他资料全部给收了回去。

刚抽完第四根烟,老徐就来了电话,“老弟,委托书找到了,怎么处……。”

“马上烧了,不要留!”

随后,邓小勇在电话里跟老徐又交代了一番,把赵霞挪用公司账上资金的事情也跟老徐说了,电话那头的老徐气得差点跳了起来,但还是被邓小勇劝住了。

交代完毕,邓小勇恢复一脸严肃重返回房间,“经过我们核实,你说的基本属实,你可以回去了。但电话要保持开机,后期需要协助调查时候,我们会通知你”。

听到可以回去,赵霞破涕为笑,连忙鞠躬作揖,恨不得跪下叫祖宗。

“谢谢!谢谢!一定配合!”

3

利诱与解脱

如果说直击对方的心理防线相当于打压股价,那么,利诱就相当于突然的拉升给对方解套并获利出局的机会,这个时候大部分散户都会选择见好就收,兑现离场——这也是大部分散户拿不住大牛股的重要原因。在心理活动上则体现出是久套后的解脱。

赵霞逃也似的离开招待所,狼狈不堪。

在返回市区的路上,接到了老徐的电话,让她赶紧回公司一趟。

到了公司,又被老徐径直叫到了办公室。

老徐装出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跟赵霞说,“上次卖资产的事情,欧阳华偷偷留了备份,现在被彭春林他们几个拿到了,一大早跑过来找我要说法。”

见对方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赵霞这一路上忐忑的心情才放松下来,连忙邀功地向老徐示好:“协议原件都在我那里,要不,我去拿给您。”

赵霞哪里知道她的办公室早已被老徐授意保安队长里里外外翻了一遍,相关资料都已经都在老徐手上了。

老徐指着沙发示意赵霞坐下,摆出一脸对赵霞的信任和器重,“这么急叫你来,是想跟你说个事情。”

说完,老徐挨着赵霞坐了下来。

赵霞明显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一脸的忠诚和谄媚,“徐总,有事您说!做牛做马,我听您的!”

“彭春林挑事,带着那帮工人拿着协议复印件找我闹,我不能出事。我一出事,大家都玩完。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做个证明,就说卖资产的事情是欧阳华背着我干的,我完全不知情,你也是受了他欺骗。这样的话,工人手里的资料对我、对整个公司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赵霞听完,后背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霍得一声站了起来,“徐总,这,您是让我做伪证?”

“什么叫伪证?能证明是假的才叫伪证,证明不了的就不算伪证!再说了,即便让欧阳华来背这个锅,我可以保证公司不追究他的责任。”

赵霞点了点头,又有些不放心,“那您觉得彭春林他们会买账吗?”

“买不买账随他们,至少法律上他们是告不了我。只有这样处理才能把这事的威胁控制在最小程度,对公司、对我、对你都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赵霞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和担忧。

老徐暗暗观察,接着说:“这件事过去后,我给你80万。”

前有“公安局”的威逼尚惊魂未定,后又老徐的利诱让人心驰神往,赵霞做着几乎不存在任何意义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接受老徐的条件:

“徐总,这事我应下了。不管谁问,我都说是欧阳华瞒着你把资产折价卖了。协议上的签字本来就是他自己代您签的”。

短时间内心理防线被击溃后——深套其中,又突然遇到利好消息,作为标准散户的赵霞自然选择见好就收,应下老徐交代的事情。

赵霞嘴上虽是应和了老徐,心里也是一阵兔死狐悲的凄凉,“说不好哪天,我他妈也得走上欧阳华的路。”

“我已经报案了,一会警察会来,到时候知道怎么跟警察说吧!”老徐说完,停了下来,看着赵霞。

见老徐欲言又止,赵霞也很疑惑,“徐总,您还有事。”

“这件事情暴露出我们在财务管理上存在漏洞,所以,你这个财务总监也要一并辞职。”

赵霞没想到自己也要为此承担责任,但转念一想,辞职还能拿到80万的补偿倒也欣然接受。

“徐总,我引咎辞职,现在去写辞职信”,赵霞起身准备离开。

临分别前,老徐又悠悠地追了一句话:“你挪用公司账上资金给人家冲存款的事,我就不追究了,更不会跟任何人提起,不会影响你下一份工作的。”

赵霞心头巨震,头也没敢回。

她自然明白这是对她的警告。

六、欧阳华自首

“打压——拉升”的方式同样适用在欧阳华身上。

搞定了物证和人证,现在就差主角了。

这次是老徐和邓小勇一起出动。

中午时分,两人一同去找欧阳华。

欧阳华把两人迎到客厅坐下,老徐开门见山,“邓主任有办法能救你。”

欧阳华自知理亏,洗了把冷水脸后坐到老徐旁边。

“你知道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至少会影响后面十几个亿的交易。一大帮人忙活快1年”,老徐有了一种胸有成竹的畅快,说起话来,底气、中气都很足。

知道后果这么严重,欧阳华这回算是彻底清醒了,“那,怎么处理?”

这就跟医生看病一样:先把对方唬住,把问题往最严重的情况说,然后再提条件。

知道对方心理防线被吓得差不多了,邓小勇接过话,“最好的处理结果是事情对谁都没有影响,而你还能拿到一笔钱。”

欧阳华点了点头,望着邓小勇,像个孩子似的不断捣头蒜,“嗯!”

见对方很上道,邓小勇继续追击:“我们希望你自首说私自转让资产的责任。”

欧阳华听完,立马跳了起来,甩开了膀子四处挥舞:“这不坑我吗?去你妈的我不干!”

“先听邓主任说完”,老徐中气十足,大声呵斥。

“你主动承担责任,这样工人们手上的资料对公司和徐总就没威胁了,他们自然没办法闹下去。事情因你而起,你自然要承担必要的责任。当然,徐总承诺公司不追究你的责任,也不会对你追偿。事情平稳过去以后,额外再给你50万的补偿。”

欧阳华听完,感觉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嘛,心情一放松,就关心起自己的补偿金来了,“补偿金额是不是少了点?”

老徐听了半晌,也在旁边阴沉地盯了欧阳华半晌,此刻像个炮仗一样被点炸了:“你他妈还有脸敲我竹杠?!要不是你在背后搞小动作,会有这么多事情出来?!现在是老子在给你擦屁股,是老子在救你的狗命!好啊,你不同意也没关系,协议书上签字是你的笔迹,而且从始至终都是你背着我签的协议,赵霞可以作证!”

老徐这是翻脸不认、倒打一耙。欧阳华像被抽掉了骨头,彻底瘫在沙发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邓小勇跟老徐对了一下眼神,知道欧阳华已彻底服软,又收起了凶神恶煞般的嘴脸,给了点甜头:“只要你主动承担责任,去自首,徐总可以给你写个书面承诺,不追究你私自转让资产的责任。事情过去后,还可以拿到50万的补偿金。即便你不去,以现有的物证和人证也足以判你职务犯罪,到时候你不但拿不到钱,还要坐几年大牢。你想想吧。”

欧阳华开始流泪,夹烟的手颤抖得非常厉害,烟灰被抖掉在腿上全然感觉不到灼疼。

许久,许久,欧阳华才勉强镇定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狠狠吸了一口烟,“100万!我自首!”

见欧阳华松口,邓小勇、老徐两人心里暗爽到内伤。

一番讨价还价后,以80万的补偿金结束谈判。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老徐随即带欧阳华去邓小勇事先打好招呼的经侦支队“自首”,同时还让赵霞去做了证人笔录。

与此同时,老徐让公司董办准备发公告,通报欧阳华擅自做主转让资产的事情。

七、交锋

同一天,王翠红、彭春林等人并没有闲着。

彭春林复制了多份协议转发给厂区同事看,王翠红等人则去了律师事务所,想以此控告老徐等人贱卖公司资产。

在律师事务所,王翠红等人得到的答复是,仅有物证还不足以告倒老徐等人,最好还是有人证和资金往来凭证。

律师的这个解答给正在兴头的几人泼了一盆冷水,但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决定要跟老徐斗一斗。

另外一边,因为有邓小勇从中“牵线”,事情推进就很快:几人做完笔录后,经侦支队发布案件受理通知书;随后,老徐通知办公室人员发布公告,还特意在厂区循环广播这件事情。

随后,老徐让人去找彭春林、王翠红等人,并请到金莲股份会议室。

老徐向他们出示欧阳华、赵霞两人在经侦支队的问询笔录复印件,赵霞也在会议室当着所有人的面做了确认。后面又辅以老徐所委托律师的精心铺排的双簧表演。

披挂上阵、斗志昂扬、浩然正气的彭春林,傻眼了。

本以为可以借此把老徐一伙人告倒,争取本该属于自己的权益,没想到对方把欧阳华抛出来,老徐得以顺利脱身。虽然他们不接受这个解释,但,欧阳华的自首,让资产贱卖这件事情在法律层面上,就只能到此结束。

双方不欢而散,临出门时,老徐拉住彭春林,悠悠地说:“彭主席啊,你敲竹杠的电话,我有录音,如果有必要我会交到警察局的。”

彭春林没想到老徐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件事,脸一下子刷地红了,非常尴尬,头也不回地走出会议室。

老徐的用意深沉,他是想告诉彭春林阵营的人,你们并非铁板一块,像彭春林这种货色,随时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你们。

八、操作评估价

第十集提到黄钰龙为了尽可能多攫取投资溢价,闪电受让比基尼网络公司和问天科技公司的部分股权后成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

紧接着就安排评估公司根据黄钰龙与老徐实现商量好的价格进行评估。

可是,拿到评估报告后,黄钰龙立马发火起来,随即给新世纪评估公司老板雷珈打了电话。

“雷总,你们拿了钱不能这样干事的啊!”黄钰龙大骂。

雷珈知道其中原因,忙解释道:“黄总,您听我解释。两家标的公司质地确实一般,而且目前还都是亏损,我们评估也很为难。”

原来,新世纪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报告显示,比基尼网络公司的最高估值只有2.1亿,问天科技公司的最高估值只有1.8亿,与黄钰龙原先的要求相差甚远。

“我要的是结果,你们既然拿了钱就应该把事情办好。”黄钰龙接着骂,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像新世纪评估公司就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钱到位、姿势啥都会。客户对评估结果不满意自然要打电话骂人。

“黄总,我知道。报告上的最高评估价已经是同行业可比的最高值了,再往上估,确实不太合适。”

“那你说怎么办!”

“黄总,你看这样行吗?马上就到半年报了,如果2家标的企业在业绩上冲一冲,使得业绩大幅增长,扭亏为盈。这样的话,评估报告会好看很多,也不会有太多的质疑。”

黄钰龙听到对方如此说,似乎是比较合理的解决方案。于是召集两家公司高管开会商量,目的只有一个,在半年报公布前冲一下业绩,至少要想办法把财务数据弄得看好些。

在这一操作思路下,采用明、暗关联交易外加财务技巧等方式,两家标的公司的半年报业绩超预期地好,且均实现盈利,净利润同比增幅均超过500%。

黄钰龙最终拿到了新世纪评估公司重新给出的评估价,比基尼网络公司最高估值为4.73亿元,问天科技公司最高估值为3.35亿元。

拿到评估报告后,黄钰龙非常满意,距离金莲股份收购两家标的公司又近了一步。

阳光继续普照这些贪婪的人,岁月就是这么美好。

九、查账西门信托

话说在第十集中讲到,做庄者之一的李嘉文在被查后,为争取宽大处理,主动交代了王婆证券老刘等人帮助别人承包营业部的事情,其中牵出西门信托。

证监局随后把调查方向转到辖区内的西门信托,毕竟大量资金调动,查起来相对要容易些。

结合交易所对交易数据的监测分析,很快就找到了西门信托旗下多只信托计划资金参与买卖金莲股份的证据。

李青此时并未意识到调查是冲他来的。

(未完待续)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