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炒股为何这么厉害?内幕消息一单获利数千万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7 17:52

7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今年上半年“打虎”、纠“四风”成绩单,数据显示,有10名中管干部、162名厅局级干部落马,27099人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受处理。

周五上午,一条重庆厅官赵为粮被查处的消息公布,随后上了热搜,因为他是十九大代表。中纪委网站专评指出:在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之下,即便隐藏再深,也必将被及时辨别出来、清除出去。

本周,四名原省部级官员的贪腐案件有了新进展:检察机关依法对姚刚、陈树隆、张化为提起公诉;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受审,被控受贿七千余万元。

张化为:长期利用巡视权插手被巡视单位工作

7月5日,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涉嫌受贿一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北京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后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近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张化为利用其担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张化为曾任中纪委第五室主任。十八大后,张化为至少参与了六轮巡视工作。张化为曾任中央第十巡视组副组长,先后于2013年6月、11月分别进驻中国人民大学和湖南省开展巡视工作。2014年3月末,张化为又以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副组长的身份进驻辽宁。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化为曾谈到巡视工作强度高,“在巡视地区停留2至3个月”的蹲点,“从省部级干部到下岗职工,一个层次都不能少”的谈话,没有周末,休息的时间很少,半个月才能腾出半天用来洗衣服,加班加点时就靠饼干、面包补充能量,巡视工作不仅是苦活、累活,还经常要面对各种挑战。然而,中央巡视组的每一个成员都格外珍惜中央的权威和信誉,勇挑重担、肯出苦力。

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精准地发现更多的问题,高质量完成专项巡视任务?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张化为结合对国家体育总局的专项巡视,谈到如何精准发现问题,“必须带着具体问题下去,决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网友对体育比赛中假赛黑哨、操纵比赛等反映强烈,为我们进驻后迅速确定专项问题提供了重要依据。”张化为说,网上有群众反映体育总局个别原领导的子女通过中介插手赛事赞助、设备采购,内外勾结牟取不正当利益。巡视组在巡视中盯住这一线索,深入调查,取得了许多重要的证据。

2017年4月,张化为被查。三个多月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当时,张化为是落马级别最高的纪检官员之一,也是首位落马的中央巡视组长,他被查颇令人意外。

那么,这么“老纪检”究竟干了些什么呢?通报中提及,张化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组织纪律,长期利用巡视权违规干预插手被巡视单位相关工作,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违规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收受他人出资购买的汽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执纪者违纪,危害更大,影响更劣。仅2017年,中央纪委立案查处莫建成、张化为、曲淑辉等7起纪检干部违纪案件,带头执行并推动监督执纪问责工作规则贯彻落实,不断传递严防“灯下黑”的强烈信号。不管资格有多老,就看是否自身清白。

姚刚与陈树隆:资本市场的吸血鬼

从2015年11月落马到进入公诉程序,姚刚案已经历经900多天。

本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涉嫌受贿、内幕交易案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姚刚利用其担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利用其在履职中获悉的内幕信息,进行相关股票内幕交易,获取非法利益,依法应当以受贿罪、内幕交易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1962年出生的姚刚掌控A股市场IPO发审大权长达13年之久,一度被业内戏称为“发审皇帝”、“铁打的姚刚,流水的证监会主席”。他自2002年起担任发行监管部主任这一要职,2008年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后,依然分管发行监管部。

去年7月姚刚被“双开”,通报中的措辞极为严厉:搞政治攀附,政治规矩意识淡漠,破坏资本市场秩序和证券监管部门政治生态。

据报道,姚刚攀附的对象,就是他的山西老乡的令计划,令计划胞弟令完成投资的6个创业板公司,均在姚刚治下通过发行审核。

与姚刚有同一项罪名的的“股神”是安徽副省长陈树隆。据厦门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树隆利用其担任安徽省国债服务中心主任、省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合肥市副市长、市长、芜湖市委书记、安徽省委常委、副省长、常务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不正确履行职权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作为相关股票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在内幕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该股票,并向他人泄露该信息,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陈树隆曾在中纪委专题片《巡视利剑》中出镜,“权力应该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有权了这些信息自然不自然就泄露到你这边来了。”

陈树隆毕业于安徽财贸学院,到党政机关任职前,长期在安徽的国有金融证券企业担任一把手。他投入股市的第一桶金,就是通过权钱交易得来的。1994年到1998年,他担任安徽国债服务中心主任期间,利用职权为私营企业主炒作期货、拆借资金提供帮助,向对方索取回报。

此后,陈树隆打着招商引资、金融创新的幌子,然后给他选中的上市公司或私营企业大量的政策优惠、财政扶持,在背后利用职权购买原始股、炒作股票,以获取暴利。例如他担任芜湖市委书记期间,在推动芜湖市某国有企业资产重组过程中,就违规购买大量股票,获利数千万元。在资本市场肆意掠夺、吸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被置于何地?无耻之极!

陈树隆还发动自己的亲属,让弟弟、侄女帮他担任操盘手,他自己藏身幕后指挥下单。除了炒股,他还为一些企业老板办事,然后以亲戚的名义入股这些老板的项目,从中分红。

从这些内容看,陈树隆是一个“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的人,中纪委双开通报中斥责他“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毫无道德底线,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对党员干部来说,最重要的“德”就是理想信念坚定、与党中央同心同德。那么,将陈树隆这样“毫无政治信仰”的人选入领导班子,后果会是什么?事实表明,他们不会对党忠诚,只会对自己及小团体的利益忠诚;不会为党担当,只会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人民利益。

党的十八大以来,金融反腐一直保持高压状态,一群资本市场的害群之马相继落网,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以来超过60名金融领域官员因涉贪腐被查,其中不乏项俊波、姚刚之类的“大老虎”。每个重大腐败案件背后,都有高级官员、“金融大鳄”违纪、违规、违法的身影,实在是发人深省。金融反腐,与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是同步的。

只有将反腐铁拳攥得更紧,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坚持反腐上无禁区,下无死角,力度不减,尺度不松,努力构建标本兼治的金融反腐制度体系,才能把各种“皇帝”、“股神”清扫出去,才能更好地确保国家金融安全。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